2022年GDP100强城市榜:上海、北京、深圳、重庆、广州

   2023-03-16 IP属地 广东省广州市 移动第一财经1880
# #
核心提示:2022年GDP百强城市名单已经出炉。在全国330多个地级以上城市中,这些城市如何成为佼佼者?第一财经根据各地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和公

2022年GDP百强城市名单已经出炉。在全国330多个地级以上城市中,这些城市如何成为佼佼者?

第一财经根据各地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和公开报道梳理发现,2022年GDP百强城市经济总量达到85.1万亿元,占全国比重70.3%。从名次变化看,鄂尔多斯、榆林、包头、宁德、曲靖、宿迁等城市上升较快。同时,在十强中,重庆超越广州上升至第四,武汉反超杭州升至第八。从省域分布看,江苏13市全入围,且均超过4000亿元。

十强有何变化

2022年百强城市中,GDP超过5000亿的有56个,比上一年多3个;位居第100的上饶,GDP达3309.7亿元;十强分别是上海、北京、深圳、重庆、广州、苏州、成都、武汉、杭州、南京。

与上一年相比,十强城市排名发生了两处变化:一是,重庆超越广州,上升到第四位,广州退至第五位。这并不是重庆首次超越广州。按照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修订后的GDP最终核实数,2018年重庆GDP已超出广州586.56亿元;2019年,广州以超出22.83亿元的微弱优势重回第四位。

广东省体改研究会执行会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分析,重庆的面积和人口总量都比广州大很多,GDP总量超过广州也很正常。同时,从产业结构看,广州三产比重较高,去年受疫情影响明显。随着疫情防控措施优化,今年广州的第三产业会有比较明显的恢复。当然,目前广州还需要在新兴制造业发力,在技术、产业链等方面有所提升。

另一个变化是,武汉三年来首次超过杭州,升至第八位,杭州退居第九位。从产业结构看,去年武汉第二产业增加值6716.65亿元,增长7.3%,占GDP比重为35.6%。同期,杭州第二产业增加值5620亿元。由此可见,武汉反超杭州主要依靠二产。

福建有两个城市跻身20强,其中,福州、泉州和西安排名上升两位。从第18名的福州到第21名的合肥,经济总量差距较小。因此,这几个城市排名变动较为频繁;从第22名的西安到第24名的东莞,也存在类似情况。

目前GDP万亿城市有24个。展望2023年,“万亿城市俱乐部”有望迎来新成员。2022年,常州和烟台这两个地级市的GDP均已超过9500亿元,今年均有望突破万亿大关。今年常州市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23年是冲刺“GDP万亿之城”的决胜之年。

常州正在全力打造“新能源之都”。2015年之前,常州动力电池产业并不强。随着中创新航、时代新能源、蜂巢能源等项目落地达产,常州动力电池产业链完整度目前已达97%,居全国首位。目前常州动力电池产销量占全国1/5,江苏全省1/2。动力电池又带动了整车集聚。随着理想、比亚迪等企业到来,常州新能源汽车2022年实现整车产销超34万辆,占江苏全省的一半,在传统造车强市、能源大市中突围。

江苏13市均超4000亿

从具体省份看,除四大直辖市之外,其余96个城市分布在23个省份;江苏、山东、广东位居前三;第二经济大省江苏13个城市全部入围百强榜。其中,苏州、南京、无锡、南通、常州、徐州等6个城市居30强。

随着宿迁和连云港突破4000亿元大关,江苏13市GDP全部超过4000亿元。2022年,江苏13个设区市中,GDP在5000亿元以下的是淮安、宿迁和连云港。其中,在江苏位居第13名的连云港,全国排名第74位。尽管江苏区域发展存在苏南、苏中、苏北的差异,但各地经济总量差异度相对较小。在人口方面,七普数据显示,江苏13市,有12市常住人口超过450万人,人口数量最少的镇江也超过300万人。

同样是平原占比较高的第三经济大省山东有11市进入百强榜;相比之下,广东虽然多达21个地市入围,但受地形地貌和区位等诸多因素影响,粤东西北与珠三角一直存在明显差距。广东平原面积只占23.7%,珠三角是广东最大平原。广东进入百强的城市中,有8个位于珠三角地区,其中深圳、广州稳居前五;第四经济大省浙江有8个城市进入城市百强;户籍人口第一大省河南、人口大省河北和东南沿海省份福建各有6个城市进入百强;中部的湖南、江西两地各有5个城市进入百强。

哪些城市排名上升快

从GDP绝对值排名看,不少城市排名大幅上升。根据第一财经记者统计,百强城市中,有12个城市的排名上升名次达到或超过3个,分别是厦门、榆林、襄阳、漳州、鄂尔多斯、赣州、宿迁、曲靖、包头、绵阳、宁德、上饶。其中,只有厦门是副省级城市、二线城市;其他城市均为传统的三四线城市。

2022年厦门GDP达到7802.7亿元,增长4.4%,连超长春、昆明和沈阳三个省会城市,排名升至第31位。未来厦门有望进入30强城市行列。

相比30强城市,百强榜中下游的城市排名变化幅度更大。这是因为,这些城市相互之间的差距更小,在基数即经济总量较小的情况下,一些地级市凭借能源价格上涨或者一些重大项目拉动,排名也实现较大提升。

从排名上升较多的城市看,榆林、鄂尔多斯、包头属于能源价格上涨排名上升的典型。2022年,陕西榆林的经济总量超过了长期位居中西部非省会城市之首的河南洛阳,成为中西部非省会城市GDP总量新的领跑者。榆林能源工业产值占全市规上工业产值超过80%;在能源工业中,煤炭工业又是主力。2022年鄂尔多斯市煤炭销量预计达8.36亿吨,占全国五分之一,同比增加1.16亿吨,增幅达15%。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分析称,能源发展突出的城市当前经济增速很快,势头很好,但也要及早进行转型布局。等到产业供应链得到修复,能源价格也会下行。因此,这些地区要趁现在加快转型,加快产业多元化,增加后续抵抗风险的能力。

当前,榆林、鄂尔多斯等能源大市也在加快能源产业转型,发展新能源产业,加快发展非能源产业。而能源城市之外,其他一些排名上升较快的地级市,依托新兴产业、重大工业项目等的带动,经济实现快速发展。 制图/蒋皓明

 
反对 0举报收藏 0打赏 0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