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院向中国恒大发出清盘令!意味着什么?供应商怎么办?

   2024-01-30 IP属地 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 电信220
# #
核心提示:中国恒大的境外债权人终于等来了结果。1月29日,中国恒大在香港高等法院再提讯。法官在听取双方陈词后表示,自上次押后聆讯至今

中国恒大的境外债权人终于等来了结果。

1月29日,中国恒大在香港高等法院再提讯。法官在听取双方陈词后表示,自上次押后聆讯至今,中国恒大债务重组方案毫无进展,亦未能按法庭要求给出具体的重组方案,公司资不抵债,正式颁令恒大清盘。

清盘令一出,港股中国恒大、恒大汽车、恒大物业盘中停牌,停牌前中国恒大股价大跌超20%,恒大汽车跌超18%。

这是否预示着恒大即将迎来命运的终结?曾经豪言壮志要成为宇宙第一房企,如今却笼罩在一层厚厚的不确定性之中。而恒大的未来走向,不仅关乎公司自身的命运,更牵动着无数业主和供应商的心。

01 对境内主体和业主影响有限

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旻向凤凰网《风暴眼》表示,清算令颁布意味着香港高等法院已经确认了破产申请的有效性,并会进一步处理债务人的财产和债务,将债务人的资产转换为现金,用于偿还债务。

但在他看来,中国恒大不是没有回转的余地,因为破产清算可以有不同的结果。在某些情况下,债务人可能会与债权人达成债务重组协议,以避免破产清算,或者寻求其他解决方案来重组其财务状况。

按照惯例,清盘令通过后,法院通常会任命破产管理员,负责管理债务人的财产和债务,同时破产管理委员会评估债务人的资产,并根据法律程序出售这些资产,以获得现金用于偿还债务。

上海申宜禾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海权向凤凰网《风暴眼》表示,中国恒大接下来的命运很可能是破产退市。那是否会波及境内恒大相关公司呢?

事实上,本次清盘的中国恒大是一家在开曼群岛成立的有限公司,而恒大的地产公司恒大地产是一家国内企业,只不过由中国恒大控股。

李海权认为短期内不会影响到境内相关公司,最多就是中国恒大持有境内公司股权在破产清盘过程中被处置。

因为从过往司法实践经验来看,香港高等法院这一结果在内地司法体系下能否得到互认仍然存在一些障碍需要厘清。就在今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相互认可和执行民商事案件判决的安排》正式施行,其中提到本安排暂不适用于破产清算的判决。

事实上,早在2021年,最高人民法院与香港特区政府签署了《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相互认可和协助破产程序的会谈纪要》,同意在中国的深圳、上海和厦门承认香港的破产令,而且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曾于2022年对全国首例申请认可和协助香港破产程序案作出裁定:认可森信洋纸有限公司(下称“森信公司”)的香港破产程序,认可其香港清盘人身份。

在实践中,清盘令在内地是否能够得到互认尚存在不确定性。

曾处理两个类似破产案例的资深银行信贷经理李丹透露,此次香港法院破产的主体是海外公司,内地法院是否承认尚存变数。董毅智则表示,中国恒大主要重大资产大部分还在国内,涉及清算和执行,终究还是要落在内地法律的框架下。

那又会对买了恒大期房的业主产生怎样的影响呢?此前,恒大曾公布在国内有1316个房地产开发项目,大部分项目为恒大地产持有,但天基集团亦持有35个项目的股权,为其中21个项目的控股股东。

德禾翰通律师事务所管委会主任邱文宇表示,很多恒大楼盘的开发主体都是相对独立,境外债权人无权处理。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公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商品房消费者权利保护问题的批复》已于2023年2月14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879次会议通过,自2023年4月20日起施行。该批复中对于商品房消费者在停工楼盘中的权利顺位问题,作出明确的司法解释:即在相应条件下,商品房消费者主张其房屋交付请求权和价款返还请求权,均优先于其他债权。

02 被90后推上“清算台”

许家印或许没想到,将恒大推向法律审判台的是一位90后的香港年轻人,他就是1992年出生的连浩民,在家族的支持下,毕业后便涉足金融领域。

2021年3月,恒大为其旗下的房产与汽车交易平台房车宝进行了一轮上市前的融资。连浩民通过其旗下的佳盛环球和凯尚国际分别出资7.5亿港元,共持有房车宝0.918%的股权。

彼时,恒大在此次融资中签订了一份对赌协议,承诺房车宝在一年内完成上市,否则将以1.15倍的本金赎回。不幸的是,2021年下半年,恒大的资金链问题逐渐暴露,房车宝未能如期上市。根据协议,恒大需要向佳盛环球和凯盛国际各支付8.625亿港元的赎回金额。

但恒大却一直没有支付这笔款项。2022年6月17日,佳盛环球因债权无法清偿,向香港高等法院申请了恒大的清盘令。

曾处理两个类似破产案例的资深银行信贷经理李丹表示,对于中小债主来说,申请破产程序往往是为了追讨债务或迫使债务人回到谈判桌上。佳盛环球最初的目的可能也是如此。在2023年12月4日的法庭上,当恒大申请第七次延期时,佳盛环球表示不会要求法院判定中国恒大破产,并同意延后处理。


但恒大还是没能拿出令债权人满意的方案。恒大集团执行总裁肖恩对媒体总结了被清盘的原因:客观上集团经营面临巨大困难、资源极其有限……

事实上,恒大的确面临不少困难。

中国恒大曾发布过一组数据,截至2023年11月末,恒大地产涉及金额超过3000万元人民币的未决诉讼案件竟高达2053件,累计涉案金额惊人地达到了约4900.69亿元。同时,恒大地产还有约3163.91亿元的到期债务尚未清偿。

而根据恒大之前发布的财务数据,截至2023年6月30日,中国恒大的主营收入虽然达到了约1281.8亿元,但净亏损却高达392.5亿元。公司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剩约40.47亿元,而资产总额虽然高达17440亿元,其中包括15785亿元的流动资产,但总负债更是庞大,达到了23882亿元。

债台高筑,也让恒大相关官司缠身。

天眼查显示,中国恒大集团9次成为被执行人,被执行的总金额达到84.42亿元。恒大集团的官网展示了其多元化的产业布局,包括恒大地产、恒驰汽车、恒大物业以及中国海南海花岛等项目,但几乎每一家公司均存在严重的风险信息。

例如,成立于2014年的恒大集团有限公司存在50余条被执行人信息,被执行总金额超过56亿元,此外还面临着多条限制消费令、失信被执行人等多重困境。

而成立于1996年的恒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的情况更为严峻,存在高达460余条的被执行人信息,被执行总金额超过459亿元,同样也深陷限制消费令、失信被执行人等多重泥潭。

而销售数据更是一降再降,2021年,中国恒大实现合约销售金额人民币3729亿元,合约销售面积5202万平方米;2022年,这两个数据却变成了317亿元、 390.4万平方米。

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表示,对这些债权人来说,恒大破产清算未必符合他们的利益最大化诉求,但恒大现有的债务规模和经营情况下,也是无奈的选择。

03 焦虑的供应商们

1月29日,雷明从网上看到了恒大清算的消息,他是一家集团公司的副总裁,公司和恒大已经合作10多年,主要是为恒大做售楼处的沙盘模型。

因为恒大的将近两亿欠款未还,过去三年,他所在的集团不得不进行大规模地缩减,原本十几家子公司如今只剩下三家,员工数量也锐减了80%。

雷明不知道香港法院颁布的清算令意味着什么,这让他陷入了深深的焦虑。他担心恒大境内的资产被处置,那将使得他们追回欠款的希望更加渺茫。

事实上,恒大已经拖垮了太多的供应商。根据2023上半年财报,其应付贸易账款及其他应付款项1.06万亿元(其中包括应付工程材料款5961.7亿元)。许多像雷明这样的合作伙伴,都因为恒大的欠款而陷入了困境,一些公司甚至不得不面临破产的命运。

广田集团,作为恒大集团的主要装饰供应商,其创始人叶远西更是许家印的铁杆好友。2017年,恒大集团计划通过借壳深深房回归A股市场,叶远西出资高达50亿元认购股份。

但随着恒大集团的暴雷,广田集团也陷入了严重的困境。货款、投资款全面坏账高达68.3亿元,成为恒大欠款最多的供应商。2022年5月30日,广田集团被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

在恒大集团的供应商中,走上破产程序的远不止广田集团一家。2023年4月19日,另一家对恒大累计计提坏账高达23.22亿元的全筑股份,也被债权人森西实业申请预重整。国内“包工头”的标杆南通六建同样因恒大拖累走向了破产重整。

此外,嘉寓股份、世联行、苏宁电器等恒大主要供应商陷入了严重的困境。这些企业,一度作为各自行业的佼佼者,却因深陷债务的泥潭,面临着关店、卖身,乃至退市的危机。

但如今中国恒大走向清算,要让恒大全部清偿债务,希望似乎越来越渺茫,他们命运也只能随着恒大这艘巨轮的起伏而波动。

(雷明为化名)

 
反对 0举报收藏 0打赏 0评论 0